您的位置:激情图片 > 都市激情
靠黄土地刨食吃的山河村百姓,经过一天的幸苦劳累,早早进入了梦乡。
  二十岁出头,模样清秀的许飞,从距离村长王大虎家门口不到二十米的一棵大树后面鬼鬼祟祟的露出了脑袋。
  许飞盯着王大虎家那扇亮着灯的窗户,眼神无比的炙热,透过那扇小窗户有一个年轻女人悦耳动听的歌声传入许飞的耳中,撩拨着许飞的那躁动不安的小心脏。
  许飞知道那是村长的老婆于美丽在洗漱,于美丽在嫁给二婚的村长王大虎之前曾经是歌剧团的演员,模样俊俏,唱功了得,只可惜后来歌曲团解散,她无奈回到了山河村,26岁的时候便是嫁给了比她大了二十岁的村长王大虎。
  明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许飞的脑海中却是自己脑补,幻想出了各种美妙的画面。
  山河村的老百姓都很贫穷,大把的光棍都是娶不到老婆,有些人家会从人贩子的手里买妻,但是那五六万的高额费用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一些娶不到老婆的年轻人只能爬别人家的窗户听听声儿。
  敢跑到村长王大虎家里偷看村长老婆的人,许飞是第一个。
  他经常上山打猎,身手很是敏捷,在确定四周无人之后,许飞像是一只灵活的狸猫快速奔跑,身子一跃,轻而易举的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
  他骑在墙头上,脑袋慢慢的凑近那一扇透气的小窗户,原本就紧张到不行的心脏此刻跳的的是更加的剧烈……
  “美,太美了。”
  欣赏着那玲珑有致的画面,许飞的呼吸越加的急促,只是心里不由的有些伤感“像是于美丽这样的白天鹅,我怕是一辈子都吃不到嘴里吧。”
  “啪嗒”
  因为太过于激动,许飞不小心一头磕在了那扇小小的玻璃窗上。
  嗯?
  屋内的于美丽听到动静之后,立刻抬头看向了左面墙壁的窗户,许飞那张略带一些青涩的面容映入了于美丽的眼中。
  “坏了,这下完蛋了。”
  当和于美丽四目相对的时候,许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啊!”
  果不其然,于美丽惊恐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许飞一惊从墙头上掉了下去。
  “完蛋了,这事儿要是被村长知道,这山河村可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算了,先藏起来,不然被村长抓到,还不把我绑起来打个半死。”
  顾不得疼痛,许飞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回家那就是等死,他直接朝着后山的方向跑了过去,先躲两天,等风头过了再说。
  夜晚静悄悄的,只有许飞奔跑腾腾腾的脚步声。
  “应该不会这么快追来吧。”
  跑了十几分钟后,许飞来到了后山的一片玉米地旁边,半蹲在地上一阵喘气。
  再往前走不远就是深山老林了,那里面可是有狼的,晚上进山那就是送死,许飞打算在玉米地里先躲一个晚上,明天天亮了再进山。
  突然寂静玉米地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喊叫声。
  第二章许飞抓住听到着两个词的时候,猛然一惊,打了个激灵,难道有人出事儿了?
  虽然许飞经常偷看村子里的女人,但是他内心还是十分善良的,顿时一头朝着玉米林子扎了进去。
  下一刻,玉米地里面放出了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啊。”
  但是这个声音转瞬即逝。
  一心想着救人念头的许飞冲入玉米地之后,立刻傻眼了。
  虽然是夜晚,但是月色明亮。
  许飞看到村长王大虎和村里的一个寡妇刘香兰。
  两人此刻都是一脸惊讶慌张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许飞。
  王大虎压低自己的声音,对着许飞怒骂说道。
  “许飞,你个小王八蛋,跑进来干嘛,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刘香兰今年三十六岁,就像是一颗熟透了蜜桃一样的美丽动人,所以王大虎的话他并没有听到,直到刘香兰一下子爬起来,对着许飞怒骂说道。
  “你个小王八蛋看够了没有,信不信老娘把你的一对眼珠子挖下来?”
  这时候许飞才回过神来,一扭身从玉米地里面跑了出去。
  “糟了,我们的事儿被许飞撞破了,要是他给我们传出去,被乡亲们知道了,我以后可还有什么脸见人?”
  刘香兰哭哭啼啼的看着村长王大虎。
  王大虎也是一脸的慌张之色。
  “这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村长的帽子估计也戴不稳了,不行,我们要封住许飞的嘴。”
  “赶紧穿衣服,别让这小子跑了。”
  听到王大虎的话,刘香兰一惊。
  “你不会想要杀了许飞吧,老王,你可别乱来,这杀人可是犯法的。”
  王大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狗屁,我真的不要命了想去杀人?我是说用钱收买许飞,这小子无父无母,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却没有钱去继续读书,家里穷的叮当响饭都吃不饱,给他三百块钱,这事儿就搞定了。”
  “对,给他点儿甜头,千万别让他把今天的事儿传出去。”
  两人慌慌张张的穿衣服。
  而此时许飞刚刚跑出玉地,他本来最怕见到的人就是王大虎了,没有想到忽然就这么遇上了,自己还是连夜进山好了。
  但是刚刚准备离开,他的眼珠子就转了转。
  “嘿,王大虎和刘香兰被我当场捉奸,有把柄落在了我的手里,村长马上要换届了,自己要是把今晚的事儿抖落出去,倒霉的是他王大虎,那么自己还害怕个毛线?”
  许飞当即就坐在地头,心里面打起了小算盘。
  “不知道许飞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赶紧回村去好好的找一找,别让他乱说话。”
  王大虎和刘香兰嘀嘀咕咕的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坐在地头,一脸古怪笑容看着他们的许飞。
  没有跑?
  这让王大虎和刘香兰的心里一惊,这小子那笑容看起来可不简单,不知道这小子打着什么鬼主意。
  “大虎叔,这就忙活完了啊?”
  许飞笑着站了起来,朝着村主任王大虎走了过来。
  王大虎瞪了许飞一眼。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忙活什么?”
  许飞听了王大虎的话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我还是个纯洁的孩子呢,你刚才忙活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相信我要是把你们刚才的画面告诉给村子里面的大人们,他们肯定知道大虎叔你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事情了。”
  “许飞,你别过分。”
  王大虎的眼睛瞪得像是牛眼睛一样大,气呼呼的看着许飞。
  “呵。”
  许飞无所谓的笑了笑,扭身就要走。
  刘香兰赶紧一把拉住许飞。
  “小飞,有话好说。”
  既然许飞没有直接去将这件事告诉给村子里面的人,那就说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刘香兰给王大虎使了一个眼神。
  王大虎这时候也是不得不拉下脸,看着许飞说道。
  “小飞,你别生大虎叔的气,这三百块钱拿去买烟抽。”
  说着王大虎给许飞递过来了三百块钱。
  “嘿,怎么,大虎叔,这么大的事儿,你三百块钱就想把我收买?你说你们这事儿要是被村子里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样?”
  许飞眼睛邪邪的看着王大虎。
  村长换届再即,要是这样的丑闻传出去,被自己的竞争对手捅到乡政府,自己就别想再干了。
  王大虎一咬牙,又从兜里掏出了七百块钱凑了整一千递给了许飞。
  “这下总够了吧。”
  山河村位于深山,还有一条通天河将村子和外界彻底隔断,所以各家各户的经济情况都不好,一千块几乎是一个人半年的生活费了。
  但是许飞还是摇了摇头。
  王大虎怒了。
  “许飞,你别过分,你还要多少钱?”
  刘香兰也是有些郁闷的看着许飞,这小子是想要狮子大开口啊。
  许飞这时候开口说道。
  “大虎叔,我听说村子里面现在要招一个乡村代课老师?我想要这个名额。”
  听了许飞的话,王大虎立刻炸了,这个位置是自己为自己的侄子王浩留下来的,怎么可能轻易给了许飞?
  “许飞,你疯了吧你,你连大学都没有上,你还想当小学老师。”
  许飞摆了摆手,说道。
  “我可没有疯,我没有去上大学不是因为我的水平不够,我高考的成绩完全可以上一个重点一本,只是家里没有学费,我的水平教咱们村上那个只有三年级的小学足够了,而且只是代课老师又不是正式老师,我都听说了这件事只要你这个村长拍板就可以定下来。”
  许飞的话,把王大虎的嘴堵的死死的。
  他想要拒绝许飞的,但是转念一想,这许飞既然敢在这里等着自己,提出这个要求,自己要是不答应他,这小子肯定是准备鱼死网破的。
  大局为重。
  王大虎有些气愤的说道。
  “行,算你小子狠,但是我可告诉你了,就算是我推荐了你,你也要参加县上的考试,通过了才可以,要是到时候过不了,可别怪我。”
  说着王大虎扭头要走,许飞手疾眼快一把将王大虎手里的一千块钱抢了过来。
  “大虎叔,拿出手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
  “小子,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撕破你的嘴。”
  一次玉米地事件,让王大虎失去了一千块钱还把答应侄子王浩的工作给弄丢了,赔大发了,王大虎越看刘香兰越觉得气愤,都是这个娘们撺掇自己来这里的,现在王大虎都觉得是不是刘香兰和许飞一起给自己下的套了。
  他没有搭理刘香兰,郁闷的走了。
  “许飞,你等着,老子有收拾你的时候。”王大虎心里暗暗地说道。
  “哼,不讲情面的老东西。”刘香兰气愤的骂着远走的王大虎,赶紧追了上去。
  不过让许飞有些好奇的是,这刘香兰虽然不错,但是和于美丽比起来还是太一般了,为什么村长王大虎放着家里的娇妻不顾,反而是跑到外面来偷吃?
  “咿,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许飞拿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外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自己的外套下边儿居然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许飞蹲下身子将其从地里边儿挖了出来,放在眼前一看,居然是一个金灿灿的七层宝塔模型。
  “我去,不会是老古董吧?。”
  看着这个宝塔模型,许飞顿时乐了起来。
  突然就在许飞咧嘴大笑的时候,“嗖”的一下,那金塔直接化作一道金芒朝着许飞脑门撞去,速度之快,就像是闪电一样。
  “我的妈呀。”
  许飞刚刚吓的尖叫一声,那金塔突然化作了一道金芒朝着许飞的脑袋钻了进去。
  “鬼,见鬼了。”
  许飞来不及多思索,连滚带爬的钻出了玉米地。
  撒丫子狂奔的许飞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是跑到了自己家的土窑洞里面。
  许飞压根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母亲也在三年前,自己就要高中毕业的时候没了,家里穷的叮当响,土炕上的铺盖都有些破烂了。
  “那金色宝塔到底是什么东西?”
  许飞用被子蒙着自己的脑袋不敢露头,那东西好像是钻到了自己的脑袋里面了,但是自己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
  慢慢的许飞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子十分沉重,最后便是昏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
  许飞突然发现了自己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高大宝塔。“这宝塔好像就是我在玉米地捡到的那一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许飞看着那高耸入云,流光溢彩的金色宝塔十分惊奇,他决定一探究竟。
  当跑进宝塔之后他脚下一空,跌入了一个水池之中。
  “怎么回事?”
  许飞从水池中露出了脑袋,却是看到了在浴池另一旁,一个刚刚出浴,秀发还湿着散批在肩头的秀气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是可以夺走人的魂魄。
  顿时站在浴池中的许飞痴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
  “公子,我好看嘛?”
  那面容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的女子吐气如兰,眼里含情的看着许飞,她的声音更是让许飞的骨头都酥软了。
  “好看,好看。”
  许飞仿佛是魔障了一般,对这女子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公子,那你想要我吗?”
  突然那白衣女子跳入了水中,然后一步步的朝着许飞走过来,仿佛是一条水蛇一样的缠了上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几厘米,陈耀甚至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好香。”
  白衣女子身上的香味让许飞心旷神怡。
  “可以嘛?”
  许飞大着胆子抓住了白衣女子的一只玉手,那手滑嫩到了极点,仿佛是没有骨头一般的柔软。
  “当然可以了,只要公子能帮奴家打开七宝玲珑塔,破开奴家的身上的封印,我就愿意永生永世伺候您。”
  “七宝玲珑塔?封印?那是什么东西?”
  许飞恢复了一丝清明,有些疑惑的看着此刻几乎是和自己身子几乎是紧紧贴在一起的绝美女子。
  女子将自己的脑袋搭在陈耀的肩膀上,面颊更是和许飞的面颊紧贴。
  “咯咯咯。”
  女子在许飞的耳畔轻轻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当真是如同风铃一般的清脆悦耳,随后咬着许飞的耳朵说道。
  “公子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一些,告诉你这些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时机成熟了我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您听的,现在我要教给你一套欢,喜大法,公子好好享用吧。”
  第三章突然她送来了许飞,一把将自己身上那层白纱脱掉,那水嫩的皮肤白嫩之中却又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红,如同阳春白雪一般,许飞一时间便是看痴了。
  “公子,你再等什么?”
  绝美女子的舌头在嘴边舔了舔,伸手右手食指对着许飞勾了勾。
  许飞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随后如同猛虎一般的朝着绝美女子扑去。
  一时间整个水池中水花飞溅,宛如是惊涛骇浪一般。
  许飞躺在浴池旁边的一块毛毯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这时候他的耳畔又是响起了那绝美女子的声音。
  “公子,从今以后九儿就是您的人了,公子可要好好的怜惜人家,欢喜大法我已经传给了您,您此刻也已经算是淬体筑基完成,达到了象力境界,只要您每次和女子欢好,欢喜大法便会自己运行,为你采纳阴元,提升修为,时机成熟之后,我会告诉您打开七宝玲珑塔的方式,七层宝塔每层都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好好好。”
  许飞根本就听不懂绝美女子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附和着而已。
  绝美女子在许飞的胸膛画着圈圈,轻声道。
  “临别之际我再送给公子两门小神通,一门天眼,一门读心术,皆是我狐族绝学,希望对您起到帮助,早日修炼有成,帮我破开封印,倒时候我就可以日日夜夜陪伴在公子身旁。”
  “你要走?”
  听到绝美女子的话语之后,许飞猛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女子笑着说道。
  “公子不必急躁,也不能说是我要走,只是我被封印在了七宝玲珑塔之中,此次是宝塔第一次认你为主,我才可以和您神魂交融,现在您看到的并非是我的本体,而是神魂,等您打开玲珑塔第三层,就可以见到我的本体,那时候小九再好好的伺候您,公子,狐九儿等您。”
  说着,狐九儿的身子缓缓消散了。
  “别走。”
  许飞大声的呼唤,猛然做起,他的眼前突然一片光亮,已经日上三竿了。
  在他的眼前哪里有什么浴池宫殿,不过是一只很破的土窑洞而已。
  “是个梦?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许飞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细细回味。
  “不对,这不是梦。”
  许飞看着挂在自己正对面的镜子里面的自己无比惊讶。
  “我这是怎么了?”
  许飞发现自己的手上胳膊上脖子上,满是黑色污泥,还是十分粘稠的那种,就像是刚从臭水坑里爬出来一样,就连自己的被子床单都被污染了,几乎要把许飞熏晕。
  “怎么会这样?”
  许飞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晚做的那个香艳无比的美梦。
  突然他想起来了那自称九儿的绝美女子对自己说的话“修炼欢喜大法淬体筑基达到了象力境”。
  如果说昨晚发生的那一切不是梦,而是自己在玉米地捡到七宝玲珑塔之后得到的奇遇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我打小孤苦伶仃,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大的福气。”
  许飞突然乐了起来,虽然他并不知道象力境界代表着什么,但是总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想到昨晚和绝色女人在浴池之中颠鸾倒凤的画面之后,更是感觉回味无穷。
  “如果这是真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七宝玲玲塔里面救出来的。”
  许飞暗暗发誓,然后跳下了炕,抱着被自己身上排出来杂质弄脏的被子朝着河边跑去。
  许飞可就这一套破被褥,扔了许飞可舍不得,还是好好的洗洗吧。
  在一处浅滩许飞一头扎进了河流,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之后,将自己的被褥和衣服也洗干净摊开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晾晒。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许飞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坏了,忘带换洗的衣服了。”
  光着屁股站在河里的许飞一阵无奈,这会儿正是大中午的,山里劳作的乡亲们应该正在回家的路上,自己要是回家和他们遇上,那自己可就丢人丢大了,可是也不可能在河里泡一天吧?
  许飞的视线四处眺望,最后落在了距离河边几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这个小山坡叫做望月坡,是山河村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站在这个山坡上可以看到河对岸,也可以看到山河村村庄的情况,而下面很难发现这里的情况,许飞猫着腰跑到了小山丘上,顺势躺在了一个小凹坡里,浓密的青草将他的身子完美的遮掩住了,只要不是有人从正上空看到许飞,根本发现不了。
  “真是舒服。”
  许飞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他看着眼前的大河,愣愣发呆。
  山河村村前的那条足足有两公里多宽的大河原本的名字早就被本地人遗忘,大家都习惯称呼它为光棍河,就是因为这条河的存在,才导致山河村的老百姓走不去走出去的不想回来,连娶老婆都是难事儿,
  村子里的村民做梦都想要在光棍河上架起来一座大桥,将公路修到村子里来,山里的人穷怕了。
  从许飞记事起,他就一直有一个梦想,他要在光棍河上架起一座桥。
  “我一定会做到的。”
  许飞带着美好的梦想在草丛中渐渐睡着。
  “阿嚏”
  过了好几个小时,许飞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看了看天色,太阳都已经落山了,马上就要天黑了。
  “这么热的天,衣服应该已经干透了。”
  许飞这样想着,坐了起来,刚刚准备走下望月坡就是突然听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许飞急忙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碎花短衬衫的年轻女人正鬼鬼祟祟的爬了上来。
  “这是村东头刘家兄弟上个月才买来的新媳妇余欢欢?”
  许飞曾经爬过刘家兄弟的墙根,所以记得余欢欢的模样也知道余欢欢的名字。
  “她来这里干什么?”
  许飞一阵疑惑,便又是顺势躺了下去,让那茂密的青草将他的身子遮盖住,但是那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余欢欢的身子。
  ……
  余欢欢跑到望月坡之后便是四处眺望,虽然天已经昏暗了下来,但是大致的地形地貌,地脉走向还是可以看得清的。
  前有大江拦路,后又大山野兽。
  “唉,看来还是走不了。”余欢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娘们想干嘛?”
  就在许飞思考的时候,站在他前面不远处青草地上的余欢欢面对着许飞蹲了下来。
  许飞春心荡漾,许飞十分惊奇。
  “不对,我为什么可以看得清?”
  许飞脑海中仿佛是有一道电流流过,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他看了看天色,确定天色已经十分昏暗了,余欢欢距离自己有七八米远,这个距离虽然说不上太远,但是晚上自己为什么连他脸上的表情都可以看清?甚至于自己可以看到她耳朵上挂着的耳钉。
  “难道和那个自称九儿的绝美女子送给自己的天眼神通有关?”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想,许飞再次专心的看向了余欢欢。
  这次发生了让许飞更加意外的事情,他居然直接看透了余欢欢身上穿的那件碎花衬衫,余欢欢仿佛是被扒光了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样。
  “这天眼神通是不是太厉害了,我发了,我发了。”
  在印证了天眼神通的厉害之处之后,许飞欣喜若狂。
  “如果说天眼神通是真的话,那么昨晚发生的一切就肯定不是做梦了,绝美女子说了自己已经修炼了什么欢喜大法,可以吸收女子的阴元增长自己的修为,我听说这白虎女子的阴气最重,睡一个余欢欢至少顶的上七八个普通女子吧?”
  “只要我修为提升起来,就可以尽早将绝美女子从七宝玲珑塔放出来,和我再度鱼水之欢了。”
  看着眼前如此香艳的一幕,许飞感觉自己这个人都在发烧,好想要发泄一番,自己该怎么办?
  那余欢欢解决完就要站起来了。
  许飞真的是受不了,要死就死吧。
  “唰”的一下许飞从草丛中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啊。”余欢欢看到于自己距离不到五米的地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吓得一声尖叫,整个人连裤子也顾不得提就倒在了身后的草地上。
  许飞一下子就朝着余欢欢扑了过去……
  第四章倒地的余欢欢被突然窜出来的许飞吓得不轻。
  不过当许飞把她扑倒在地的时候她就不那么怕了,起码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是个人不是鬼。
  “呜呜呜呜。”
  “……”
  余欢欢想要说什么,可是却被许飞紧紧的捂住,半天支支吾吾含含糊糊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余欢欢要说话,许飞说道“你不要大喊大叫我就松开你,听懂了就眨眼睛。”
  余欢欢听了许飞的话眨巴了三下眼睛。
  许飞松开了那只捂住余欢欢嘴上的手,但是另一只手却依旧在摸着余欢欢。
  余欢欢被许飞弄得全身发软,许飞刚刚松开那只捂住她嘴的手,她就说道“别这样,快放开我。”
  许飞怎么可能放开呢,他继续抚摸着。
  “我认识你,你是村子里面的许飞。”
  余欢欢借着月光看清了许飞的容貌。
  听到余欢欢一眼揭穿了自己,许飞心里咯噔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余欢欢居然认识自己,这下如何收场?就因为村子里面光棍多,所以有严格的规矩,不许乱搞别人的老婆,被抓住是要受到残酷惩罚的,要不然村长王大虎也不会被许飞威胁而将村子里民办教师的职位给许飞了。
  突然许飞的脑中响起了一道有些惊慌的声音。
  “坏了,这许飞不会是发现我要逃跑了吧,这要是被他告诉了刘家兄弟,我会被那个两个变态折磨死的。”
  “这是?”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许飞便是朝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余欢欢看去,余欢欢的嘴巴已经被自己再次堵住了,她不可能说话的。
  “心声,我知道了,这是她的心声,是绝美女子给我的第二项神通读心术起效了。”
  当知道余欢欢是想逃跑到时候,许飞顿时底气十足。
  “是我又怎么样,我是看你逃跑才追来的。”说着他一只手又是想从余欢欢的上衣里面钻进去。
  余欢欢洞察了许飞的用意,立刻一下子用自己的手限制住了许飞两只手的动作。
  并且用威胁的口气说道“你要是敢对我用强我就告诉村子里的人,让你倒霉。”
  许飞听了这话心中一惊,看来这个臭娘们挺聪明的,才来了一个月就弄清了村子里的规矩。
  看来这个余欢欢不是个省油的灯。
  但是许飞没有慌张,他已经胸有成竹了,今晚一定要吃了余欢欢。
  许飞放开余欢欢翻身从余欢欢的身上下来,仰躺在了一边的草地上“好,我不碰你。”
  余欢欢脱离了许飞的舒服,立刻将裤子提起来,站起来就要走。
  脚还没迈出去却是听到身后躺在地上的许飞有意无意的说道“我记得村子里还有一个规矩,要是女人敢偷跑是要被打断腿的,而且我要是把你偷跑的事情告诉刘家那对蛮牛兄弟,你说你会受到什么待遇?”
  听到这话,余欢欢一愣,止住了脚步,回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躺在草地上的许飞。
  “你怎么知道我想逃走?”
  许飞笑而不语,但是心里却是在偷偷的暗爽,老子就算是告诉我会读心术你也不信啊。
  余欢欢一时间也是有些害怕,要是把腿打断了恐怕再也离不开山河村了,这辈子就要做刘家那对野蛮兄弟的发泄工具了。
  其实余欢欢知道自己是刘家两兄弟的第二个老婆,第一个老婆也是买来的,因为逃跑被抓,活生生被刘家兄弟打死扔到了村子前面的这条光棍河里,余欢欢可是不想步其后尘,她有些害怕了。
  今天太倒霉了,自己坚持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跑出来,可是怎么就被人发现了呢。
  余欢欢为了能离开山河村,这一个月伺候讨好刘家兄弟,让他们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一边也在打听着关于村子里面的事情,关于许飞的一些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余欢欢灵机一动说道“我听说你在城里读过高中,你应该知道贩卖妇女是犯法的。”
  她希望可以打动许飞。
  许飞淡淡一笑,余欢欢的心思他看得明白,但是今晚无论这余欢欢说破大天来,他也不可能放过这个吃肉的机会。
  听见许飞这么说,余欢欢就知道许飞也不好对付,她也就不在废话了。
  “你就说你想怎么样吧。”
  “好,你爽快我也不墨迹。”
  许飞对着余欢欢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
  这实际行动已经告诉了余欢欢,他想怎么样。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不穿衣服。”
  这时候余欢欢才是惊讶的发现,许飞居然没有穿衣服。
  不过她并没有害羞,虽然年龄只有二十四岁,但也是身经百战了。
  这余欢欢也在思索着,眼角闪过一丝狡猾。
  “不就是想要我的身子嘛?那就来啊。”
  说着余欢欢一把就把自己的套头长袖脱了下来,美妙的身材一览无余。
  “想要就来吧。”
  这分明是在引诱许飞,哪里是许飞在逼她。
  许飞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余欢欢大汗淋漓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若不是嘴里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真像是个死人。
  “你是不是吃药了,怎么这么大劲,差点被你弄散架”
  余欢欢虽然嘴里在抱怨,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许飞也是有些后知后觉,觉的自己这此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一些,而且自己此刻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劳累。
  身体里面似乎是有一道温暖的气流在流淌,让他倍感舒爽,轻松无比,尤其是刚才在和余欢欢办事儿的时候,他可以清楚的感觉道有一股力量从余欢欢的身体进入自己的身体。
  “好了,我走了。”
  许飞拍了拍屁股连裤子都不用提,准备走人。
  看到许飞要离开,躺在地上的余欢欢突然喊道“你等一下。”
  “干嘛?”许飞有些疑惑,又是坐了下来,难道余欢欢还想要一次?那自己倒是很乐意的。
  但是余欢欢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许飞暗叫不妙。
  “难道你把我睡了,就这么走了吗?”
  许飞一愣“那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余欢欢露出狡猾的微笑说道。
  “你说我要是现在回去告诉刘家兄弟,你把我上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和你拼命?”
  “好你个浪蹄子。”
  许飞被余欢欢的这一番话可是气得不轻,难怪刚才这余欢欢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是为了引自己上钩。
  余欢欢说的也是实话,这刘家兄弟都是愣头青,有股子牛劲,要是知道许飞把他们的女人睡了,还真有可能找许飞拼命。
  风水轮流转,热情之前自己威胁余欢欢,恩爱完了倒是轮到了余欢欢来威胁自己。
  “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这句话本来是余欢欢嘴里说出来的,现在轮到许飞说了。
  余欢欢听见许飞这么说,便是直接了当的说道“帮我离开山河村。”
  许飞听到余欢欢开出来的条件也是一愣,她想要自己帮她离开山河村?
  许飞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就一口回绝了“不行,我帮你离开山河村我就是在把我逼上绝路,山河村的人不会放过我的。”
  许飞虽然对买妻的事情很不齿,但是自己始终是山河村的一部分,他要帮着余欢欢逃离山河村,那就被背祖忘宗的事情,自己就是过河拆桥,会遭到山河村所有人的唾弃,而且一样会被驱除村子。
  看着许飞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余欢欢也是着急了。
  “你要是不愿意帮我逃出去,我就把我们睡了觉觉的事情告诉全村人知道,我看你怎么办?”
  既然软的不行,余欢欢就只能来硬的了。
  听到这话许飞也是急了“你去呀,去让全村人知道,大不了我被除名,可是你的命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
  余欢欢一愣,许飞这话说的对,他们睡了觉的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他们谁呀讨不了好,只能落个鱼死网破。
  余欢欢看到许飞发怒了也是不敢威胁许飞了,她笑嘻嘻的对许飞“你不要害怕村子里的人和你过意不去,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我有钱,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到了城里我就给你两万块钱,还随便给你睡,你看怎么样。”
  许飞听见两万块钱的时候只是稍微动了一些心思,但是听到余欢欢说是她可以随便给自己睡,许飞心里顿时和猫抓似的,说实话这个女人的恩爱功法还真是了得,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学的,要是她真的能让自己随便弄,那可真是极好的,可是又一想,这个余欢欢就像是一只毒蛇一样,万一咬自己一口自己岂不是赔了本了?
  “不行,不行。”
  看见许飞的迟疑,余欢欢就知道许飞有些动心了,自己的床上功夫自己清楚,还没有几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那一套。
  她带着一丝勾引的意味朝着许飞说道“难道你不想要了?”
  说着还故意的在许飞的耳朵上哈了一口热气。
  第五章许飞被弄得心头一颤,这个女人还真是个要人命的货色,不知道她这些手段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难道是从岛国过来的职业高手?
  许飞一时间觉得这个余欢欢和岛国片子里面的和服女人有些像,许飞的心头热热的说道
  “我想要。”
  说着许飞的喉结还在不住的蠕动,没有一个男人在余欢欢的引诱下不动心的。
  余欢欢看着许飞这番模样就知道许飞已经迷上了自己的床术
  “想要,你就带着我一起逃出去这个山河村,我给你钱,还随便给你睡,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我还愿意给你生儿子。”
  听了余欢欢的话许飞心里更加热乎,虽然自己嫌弃余欢欢脏,不会让她给自己生儿子,但是要是能随便睡,那……
  但是许飞综合好多因素,最后还是说道
  “我是想要睡你,但是我没有本事带你出去。”
  余欢欢听见许飞话她着急了“为什么呀,你是本地人,一定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除非是你自己不愿意,不然你一定可以带我逃出去的。”
  许飞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你的条件对我很有吸引力,但是我真的没有本事带你离开。”
  余欢欢有些不甘心“不,一定是你在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要是能随时随地的弄你谁不愿意?我是真的没有能力带你出去。”
  许飞也想睡余欢欢,但是他的确是没有本事带着余欢欢逃出去这里,他也有不甘,余欢欢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余欢欢对于许飞的话还有些不相信“除非你告诉我一个合适的理由,不然我一定要把我们睡觉的事情说出去,与其在这里这么活着,我还不如死了呢。”
  许飞起初以为余欢欢只是在吓唬自己,但是用读心术看了一眼余欢欢,便是确定了这个臭婆娘是真的准备鱼死网破的。
  妈的,早知道自己就招惹这个女人了。
  “那好,你听我说。”许飞顿了一口气说道
  “我是本地居民对这里的地形熟悉不假,但是这山河村的地形你也看到了,这一道光棍河把背靠大山的山河村给围了起来。”
  “按理来说要离开这山河村有两条途径,一条就是从我们身后的这片森林穿过去,可是这深山老林连一条羊肠小道都没有,而且这山里的野兽很多,就算是村子里的老猎人也不敢进去太深不然很有可能会丢了命。”
  “以前有个买来的女人跑进了后山,第二天村子里的人就在山里发现了她的衣服和一滩血迹连骨头都没有剩下,她就是被这山里的豺狼吃掉的,所以从山里走根本行不通。”
  听着许飞的话这余欢欢一阵头皮发麻,但是她还不死心“那你不是说有两条路嘛?还有一条呢?”
  许飞指着村头的渡口给余欢欢说道
  “当然了,还有一条路没有豺狼也没虎豹,这就是村口的渡口,但是村子唯一的一艘机船钥匙在船夫李二闹的手里。”
  “李二闹?”
  听到许飞的话语,余欢欢的眼珠子飞快的转了转,似乎再打什么鬼主意。
  许飞当然知道这女人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了,他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就不要想着从李二闹的身上下功夫,知道村子里的人为什么放心李二闹做船夫嘛?那就是因为这小子小时候冬天下河摸鱼,把小伙伴冻坏了,成了废人,根本不会被你们这些买来的女人迷惑,所以才选了李二闹做船夫。”
  “你的那一套对他没有作用,再说了李二闹的老祖宗都是埋在这山河村,这山河村的船夫也是个肥差,一个月五百块钱呢,他不可能背叛山河村。”
  听见许飞的话余欢欢有些垂头丧气,自己该怎么办?
  她娇弱的对许飞说道“你还有别的办法嘛?”
  许飞点了点头“游泳,游泳过去。”
  余欢欢一愣“不行,我不会游泳呀。”
  许飞一听在心里就偷得乐了,其实他也就是这么和余欢欢一说,就算是余欢欢会游泳,这河流这么湍急,除非是想许飞这种一直在水里长大的,不然肯定会被激流冲走,淹死在河里。
  他故意装出一副悲天悯人无奈的模样说道
  “那就没有办法了,我是能游过去,但是带人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没有办法了,你要是要去把我们睡觉的事情说出去就说吧,都死吧。”
  说着许飞直接躺在了草地上,然后无所谓的看着天空,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听了许飞的这番话余欢欢有些失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许飞的模样和语气再结合自己的发现,许飞说的不像是假话,难道自己真的出不去了嘛?
  “呜呜。”
  不知道怎么的,这余欢欢居然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许飞翻过身看着余欢欢问道“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呀?”
  余欢欢啜泣着说道“我哭我命苦。”
  许飞顿时来了兴趣“怎么个命苦,你说来我听听。”
  余欢欢便是哭哭啼啼的说道。
  “我今年大学刚毕业,大学时候处了个男友,对他好的无微不至,自己把饭钱省下来给他买衣服,两个月前他让我来北川省和他一起打工,谁知道他一转手把我卖给了人贩子,我恨死他了,我想离开山河村,就是想去找他报仇。”
  听了余欢欢的话语,许飞看着对方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怜悯,有读心术在,许飞自然不害怕余欢欢骗了自己。
  “你别哭了。”
  “我心里难受。”余欢欢揪着地面的青草说道,哭声反而更大了。
  许飞一方面担心余欢欢的哭声被村里的人听见引来麻烦,一方面也是同情余欢欢,不如给她一个希望吧
  “我会想办法带你逃出去的。”
  果然听了许飞的话,余欢欢立刻不哭了,擦了一把眼泪说道“你说真的?”
  许飞点了点头“嗯,我会想办法的,尽力带你出去。”
  余欢欢立刻欢喜起来“嗯,我相信你,只要你能带我出去,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条件”
  许飞听了余欢欢的话之后春心荡漾,难道这个娘们在暗示自己?
  这余欢欢和许飞也是各取所需。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余欢欢就是想到多给许飞点儿甜头,只要许飞迷上自己,一定会有办法出去的。
  许飞也是看余欢欢的技好,也可怜,要是余欢欢真能伺候好自己,自己要是有机会就把她想办法送出去。
  月亮都羞的躲到了乌云后面。
  “你快起来吧,我要赶紧回去,不然被那两兄弟发现就糟了。”
  许飞打了个激灵,自己再和余欢欢纠缠下去,还真的有可能被村里人发现。
  许飞翻身躺在了一旁。
  余欢欢赶紧把自己脸上许飞留下的精华擦去,然后也是穿着衣服,站了起来。
  两人互相一眼,并不觉得尴尬。
  “我要走了,答应我的事情你得记好了。”
  余欢欢打算要离开了,要是被刘家两兄弟发现自己不在家,那可就麻烦了,可是在临走前还是不忘嘱咐许飞。
许飞眯着眼睛说道。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5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嗯,我会记得想办法帮你的,但是以后我想恩爱的时候,你得满足我。”
  “嗯,要是我能溜出来的话,我就会在刘家的大门口上晒红色的被子,你看见被子之后晚上到这里等我,我走了”
  说着余欢欢就从小山坡踩着青草滑了下去。
  余欢欢急匆匆地朝着刘家的方向回去。
  自己要是被发现了,谁知道那两个混蛋会怎么对付自己?
  看着余欢欢离去的背影许飞微微沉思。
  刚才他和余欢欢第二次欢好的时候,自己起初还可以感受到一些微弱的暖流从余欢欢的身体里朝着自己而来,但是最后彻底没有了,看来这女人身上的元阴也是有限的,不过不知道是永远没有了,还是可以再生的?
  可是自己答应她的事情该怎么办?
  许飞思索了一会儿,天已经黑下来了,便是从草地上站起来跑到河边穿好自己的衣服,抱着被子铺盖卷,抄近道朝着自己家走了过去。
  天眼神通的能力十分的强大,虽然是夜晚,但是许飞的眼前却是一片亮堂,甚至于许飞可以看得到那落在草叶上的小蚂蚱。
  “以后自己就要真的厉害起来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数字5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许飞开始在脑海之中yy美好的未来了,许飞的家在村南头的半山坡上,当许飞走到山脚下的时候,突然间他听到了一声女人死死压制着的惬意呼吸声,而且还有一个粗狂的男人的小声叫喊声偶尔响起。
  “你小声点,别把人招来。”女人小声的咒骂着男人,但是自己的嘴里又是忍不住的呼唤了一声。
  许飞立马就想到,肯定是有人在这里偷情搞破鞋。
  “嘿,我倒想看看是谁?”
  许飞弯下腰,蹑手蹑脚的朝着一旁的柴草垛走了过去。


[ 此貼被我来了了在2019-04-01 18:24重新編輯 ]